来自 日韩歌手 2019-04-24 22:36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澳门网上娱乐赌场 > 日韩歌手 > 正文

降级才是天海的解脱

  新赛季中超开局,天津天海三连败垫底,看似是一个大意外,却其实是最合乎情理的局面。

  束昱辉被刑拘之后,权健的倒台只是时间问题。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。母集团濒危后,足球俱乐部一定会是第一批“牺牲者”,毕竟搞足球几乎只有投入的没有产出,在财政状况恶化时会被最优先砍除。

  类似的故事,在中国足坛早已上演过多次。近20年前的上海国际也曾像权健那样投资巨大,搅动一池春水;而其地位也要比权健高不少,毕竟如果不是一场被法律认定为假球的末轮比赛,他们本可以荣膺末代甲A冠军。就在当时,国际队其实已因中远集团在赛季中期的撤资而深陷严重的财政危机,此后也始终未能走出这一困境,这支从浦东队、豫园队合并而来的上海球队最终被迫远迁西安,还是因为缺钱。在中远撤资后的第一个完整赛季,国际队依然获得了联赛季军,一方面是因为球队的班底仍是本地球员,相对而言,在短期内尚能拥有凝聚力;另一方面,那一阶段恰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低谷,竞争并不算激烈。

  而天津权健从去年尚是亚冠八强,如今已在中超垫底,甚至看不到翻盘的希望,或许正应了那句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”。权健集团入主这支球队不过是2015年7月的事,而之后的第一个完整赛季就夺得中甲冠军并升级,接着背靠背拿到中超季军,下一年出战亚冠杀入淘汰赛——在之前的三年半时间里,这支原本只是位居中甲中下游的小球队,在权健集团巨资投入的助推下,一直在全力冲刺。除了不断取得成绩,过去的权健队并没有时间来形成队内的传统与文化;而在原本班底极为薄弱、几乎遭到悉数清洗的情况下,球队的更衣室气氛也完全靠着不断的胜利以及优渥的薪酬来巩固——但这样的和谐只适用于顺境,而当危机到来时,无论是俱乐部还是球队都缺少灵魂人物来及时镇住场面。或者说,过去那支飞速前进的队伍唯一的核心人物正是束昱辉,其他任何人都只是他的棋子。可是棋手不在,棋子又怎么可能自己走出逆境。

  权健集团的沦落,也只是天津天海走向衰败的一个原因罢了。在这一过程中,主事方本有机会让局面发展得不那么糟糕,毕竟就天海的人员阵容结构而言,位居中超中游并不算奢求。但正如突如其来、不知出处的“天海”这个名字横空出世,在从权健到天海的转变过程中,发生了太多看起来很像是真事、却可能永远无法得到验证的传闻。没有人可以宣布“天海将成为国家集训队二队”是否属实,但通过广州恒大租借给天海的4.5名球员(0.5人是方镜淇,他与恒大的关联度实在太高)似乎已经得以验证。这样的批量租借背后有没有更高决策层的授意,外界不得而知,但毫无疑问,这样的转会行为有巨大的伤害性,一支球队同时大批租入非年轻球员(事实上天海如今有八人之多),只能对外宣布自己处境危急,对内伤害更衣室氛围。当临时工几乎成为主体力量,俱乐部的内部气氛也就可想而知。更可怕的是,连球队的主教练都是匆忙上任,带着浓郁临时代管的气息。

  比起天海,中超的任何其他球队都更像一支球队。面对这个看起来演出名单来头不小、仔细一看不过是草台班子的对手,谁都下得去狠手。人人喊打之下,天津天海今年将有极大概率降级,而这或许对它才是真正的解脱。

https://www.tzsankai.com/rihangeshou/919.html